卯悬丝

云亮,信白,铠花,喻黄,冲神,银土,贺红,鼠猫,居影,獒龙,启红,凯源,庄莲,高威,现欧,源猫,繁星,灿白,勋鹿,利艾,静临,忘羡,喜美,叶橙,羽兰,邦良,狐兔,杰边❤️
同好❤️学业性暂退

【居影】图片被吞后重发

“帅影四川行,迷妹们不要太想我,啊,这话不对,我仍然可以直播啊哈哈哈。”孤影关掉直播后后挠挠头,咧嘴笑的尴尬。

孤影穿的很随意,白色干净的T恤,外套一个黑色的羽绒服,宽松休闲的牛仔裤,他孤影也是要旅旅游,紧跟时代青年潮流,休息一下换个心情,说完心上涌上苦涩。其实旅游不是出于那些原因,只是最近他和九居闹的有些僵,上分的时候失误连连,胜率从百分之九十掉到百分之六七十。

有迷妹安慰他最近状态不好,该休息一下。他嘴上骚话假装没有事后来还是听了妹子的建议。

冬天的成都并不因为比北方纬度低而热很多,相反是湿冷难熬的天气。锦里还是很热闹,来这里旅游很大一部分是情侣,傍晚灯火璀璨,熙熙攘攘,人声喧闹,热气与香味飘出来,给人一种温暖平淡,岁月静好的感觉。

冷气从羽绒服衣领与脖子之间的缝隙灌进去,孤影低下头,扯扯领子。

眼神飘忽了一下,看见了一对小情侣走过来,诶呦卧槽远看好像九居啊,还没戴近视镜,应该不是...哇见鬼了,转头就要走,又想起自己戴着口罩故作镇定向前走。九居并没有注意到被过于大的羽绒服包裹的显得有些娇小的孤影。和自己的妹妹向前走,有说有笑。

后来孤影悄悄跟在后面,他也在心里暗暗吐槽自己,自己为什么要跟着他。

“哼,星星草原真的是,卧槽我在想什么。”摇摇脑袋跟上他。

“老板要冒菜,白斩鸡,再来一个什么,双皮奶。”

孤影听着九居的低音炮,没跑了这个骚居。


“那有位置,我去占了。”

孤影暗中观察妹子,‘真是什么时候有了女朋友。’

眼睛大,皮肤很白,很瘦,声音很可爱。


孤影只点了一杯果汁,坐在妹子的对桌,背靠着妹子留给九居的椅子。

他吸溜把果汁渐渐喝完,听九居他们有说有笑就很难过,这混蛋过的这么开心,还有妹子陪,自己因为重视他又要强难过地发挥失常,气死了。

无聊的用手指戳吸管,听到他们吃完起来要走了,悻悻跟上。

他们在武侯祠门口上车,孤影在人群里挤来挤去,生怕跟丢了,上车的时候差点被大妈挤下来,人真多呢,一辆大巴车塞的满满。


过了几站,人与人之间才有了空隙。妹子也下站了,孤影透过玻璃窗,看到她和几个朋友聚在一起渐渐消失在视野。

被人摸了一把,“哎你谁啊......”“对不起小兄弟认错人了。”

九居闻言凑过头来,认出是孤影,看这个小傻子被碰一下脾气大的要死。决定要装冷漠傲娇地逗他。

“孤影。”

低音炮在孤影左耳响起,孤影下意识心颤了一下,回头看了一眼,那人还是很冷漠的样子,不会还在生自己的气吧。往日的bb机也没有什么话说了,气氛一度十分尴尬,九居也不说话。

车门打开,九居自顾自下去,走得很快,孤影实现鲁班式奔跑,追上九居。

九居以为他有话和自己说,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,步子迈得更大了。

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,到了九居家的楼道,两人的脚步声都十分沉重。

昏暗的灯光下,九居瞅到了小傻子尴尬紧张的表情,叹了口气,“进门吧,别傻站着了。”口气在不经意间变得十分温柔。


“我草你能不能好了,脾气有那么大么。”奶凶奶凶的口吻逗的九居发笑。

九居内心被软的一逼,所以学他的口吻说话。

“你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,我怀疑你得了什么疾病,竟然学着么帅气的孤影说话。”孤影见他没有气了,底气立马很足,傲娇炸毛怼九居。

“呃嗯,叫居老公就原谅你。”

“么么哒,muamuamua。”这一幕让彼此想起了很久之前的直播,帷幕被深深绿的那次。两人很默契的咯咯笑了。


“你要洗澡吗。”

“要。”

“你不是没有洁癖么。”居影挑眉逗他。

“你他妈去人多的地方回来不洗澡。”

“不洗,但我上完厕所洗手,吃饭前洗手。”

听到九居又调侃自己的往事,教唆九居不洗手的那次。谁让孤影是颜控,对着九居那张帅脸bb不出来。李白哥哥的颜呢。

“你带换洗衣服了吗。”

“傻逼我就背这么小的包能放下换洗衣物,啊?当然是在酒店的行李箱里。”

“那用我的吧,我去给你找件衣服。”

都是男人本来没什么事的,孤影其实很看重自己和九居的友谊,也很信任他。

舒舒服服洗了个澡。“这是我给你高温消毒的毛巾。”

“老哥稳。”从厕所门缝递进来一条毛巾。内裤还是穿自己的,只是,T恤有些汗湿,九居暖心给他找了一件自己比较喜欢的白T。


“卧槽,这也太大了。不行不行,太奇怪了。”镜子前小孤影嘟囔着,T恤都盖过大腿了,跟个妹子穿男朋友T恤一样,卧槽,自己在想什么。

“你要尬爸爸吗,这T恤太不合适了。”

“这是我最喜欢的。”

“小骚骚这不是你喜不喜欢的问题,是型号问题。”

“我觉得应该不错,比较诱惑。”

“woc哥你不会是弯的吧。”听到九居那傻逼又笑起来,孤影知道自己又被调戏了。


奇奇怪怪面了基,还神不知鬼不觉到他家住宿了,要是被某些迷妹知道,一定又得歪歪。不是没有注意到自己和那个骚居的体型差,不过这也差太多,像大型犬和猫。走起路来感觉晃晃荡荡,有风从衣服下摆进来,幸好九居家开空调,屋子还是很温暖。骚居在干啥?往屋子里瞅,那家伙全神贯注,带着耳机,刚刚这么快结束话题原来是要在这玩游戏。

“诶你在玩啥,让爸爸来,爸爸让你躺。”孤影看见九居不理自己,更大声了,“你竟然不理爸爸!”


“......”九居转头看到孤影佯怒的脸,一脸尴尬,“我直播呢。刚才游戏比较紧张,没空说话。”

“woc你直播,我的腿会被看到!啊啊啊啊啊。”

“不要太在意这个,现在不是你的腿了,是弹幕炸了。”

“卧槽。”身体僵直意识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。弹幕密密麻麻的程度闪瞎了自己的钛合金眼。再现鲁班式奔跑,脸颊红彤彤,细长的腿跑起来分外可爱。

九居无奈笑笑,赶紧转移话题,“迷妹们我一会唱歌给你们听。”


“小骚货撩完就跑。”

“你tm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你不会真是弯的吧。”

“呵呵呵呵。很晚了,去睡觉。”

“一起睡?”孤影又在撩骚。

“你睡我那屋,我去爸妈那屋睡,安拉,我爸妈去亲戚家了。”

“哦。”为什么有点声控了,九居太会撩了。

感觉还是有点奇怪的,睡着好兄弟的床,钢铁直男帷幕应该不会有什么想法。

可是孤影不一样啊,骚居长得那么帅,还很高,声音是低音炮,睡他的床时又有一股男性清爽的味道,omg孤影感觉自己变黄了。


半夜睡不着,按理说自己是个宅男,不喜欢运动,走两步就累,今天溜达了一天,两个眼睛睁大大,愣是睡不着。

“睡你妹,起来嗨!”突袭到他爸妈的房间,发现床上没人。

‘去哪了这骚居。’沙发上大型犬在趴着睡觉。孤影起了坏心思,蛤哈哈,来一个助跑,扑通一下重击九居。

“啊————”意料中的尖叫,九居惊醒后迷迷瞪瞪看着始作俑者。

孤影丝毫没意识到危险,依旧在九居背上笑的没心没肺。

九居一个翻身把孤影压到身下:“你是不是想被居老公c?”

“傻逼啊我是钢铁直男。”

“那就去睡觉!”刚说完话九居立马睡着了。

“诶呦这人怎么那么重,要被压的喘不上气了。”


反正最后两人折腾后挤在沙发上睡了。本来挺正常的,兄弟嘛,一起睡了也没关系。可是第二天晨光熹微,这一幕落在生气九居迟迟不谈恋爱的妈妈眼里就不一样了。


美丽的误会。会解除的。



❤️

such fun:

感觉铠的新皮可以拿来玩校园pa。学生会的大家就是长城守卫军!铠因为干扰到花木兰工作而卖身学生会ԅ(¯﹃¯ԅ)可能有后续?

【居影】偶遇 上

本来想一口气把糖写完奈何手速和喻文州一样